你的位置:主页 > 皇冠体育手机版 >

《都市偷心龙爪手》正文 第577章 梅开二度美妇失

2020-07-07 | 人围观

“呀……”随着香唇中发出的一声惊叹,美妇人深处一股热流喷洒在林天龙蟒头,她被林天龙奸得达到了。林天龙见这么快自己就把这个美丽矜持的美妇人干到,更加兴奋。 林天龙舒服的趴在绝色熟美妇人那柔软丰腴的身体上感受着泡在她体内的那份快感,大概半分钟之后,绝色熟美妇人从中回过味来,才发现自己双手双脚都缠上了这个了自己的小坏蛋大色狼,她羞愧得无地自容。 林天龙揉捏一下的玉女峰,再用没发泄出来的庞然大物狠狠的蛰一下,邪魅的问道:“舒不舒服呀阿姨?” “喔……” 绝色熟美妇人被林天龙上下一揉一蛰不由得发出一声荡人心魂的呻吟,但对林天龙的话她当作没听到,只是一想到自己四十多年的清白就这么给他夺走了,顿时悲从心来,那眼泪又开始溢了出来,哽咽着,谁看到了都会起怜悯之心。 可是林天龙这时候绝对不会,因为他现在还很难受,没有发泄出来,这时候见绝色熟美妇人后身子更软了,犹如水早造的一般,潮红的身子泛着的光彩,林天龙开始疯狂的拉动着身体,又开始向身内深出闯荡。 “啊……你、你、喔……” 原本还哭哭啼啼的人在林天龙新一论的冲撞下再一次呻吟开来。 在这绿绿翠翠的草丛遮掩下,一个似哭似呻的女人和一个喘气如牛的大男孩耸动着,纠缠着,绝色熟美妇人已经迷失在阵阵的快感中,根本分不清自己是该欢喜还是该羞恨,这一刻她想到的是身体快承受不住了,又要来了…… “我就说你丈夫十有八九是满足不了你的。”林天龙把美妇人放到在草地上,双手轻握美妇人娇小柔美的丝足揉捏着,然后一边吻吸舔咬,一边继续着。 “……求……求你……我已经……被你……嗯……这样……唔……不要再……羞辱……嗯……我……啊……”忽然听到林天龙提到丈夫,美妇人又意识到自己的处境,含羞带泪软语恳求着。林天龙最喜欢的就是这些良家妇人被时的羞态,本想继续进逼羞辱她,不过他实在爱极了美妇人,而且嘴还要亲吻美妇人的小脚也无暇他顾,也就不再说话,只是埋头苦干。 一时间,伴随着美妇人忽高忽低的呻吟,草地里充满了荡的气息。 随着激烈的,美妇人的口终于被凶猛的撞击开了,蟒头的前端挤开深处的软肉,开始挺入到里。美妇人像是挣扎一样极力的颤抖着,让大男孩不得不托住她的玉臀把她抱起来,两个人就这样在草地边走边着,而大男孩也趁机把大借着的力量和美妇人的体重结合在一起,一举突破口,深深的进入到她体内。 美妇人受到这样的冲击,立刻瘫软,大男孩大的刺激,把她最后的一丝体力也压榨出来,她现在连动手指的力气都没有了。 大男孩也觉得的行进变得非常艰难,美妇人虽然浑身瘫软如棉花任他玩弄,但她的身体反应却非常强烈,她的收缩,紧紧的夹住入侵的大,两者的快感也直线上升,仅仅几十次过后,大男孩就有了一种想要发射的冲动。 大男孩终于体验到了男女的舒爽快感,不过虽然感觉到要发射的征兆,但大男孩并不打算就这样结束。 他把美妇人抱起来,让她的双腿环在自己腰间,然后捉住她的双手,把她再次压到了草地上。这样的姿势,让两个人可以做最全面的接触。 大男孩的胸膛摩擦着美妇人高挺的,同时他还在亲吻着她甜美的小嘴,最重要的是,仅凭腰力,他的大在她的内不停的进出着,每一次的冲击都是又猛又重,让那些快感深入到她的身体的每一部分。 那根盘满粗筋的大肉柱,把美妇人的塞成圆洞,粉红的黏膜吞吐着巨蟒根部,尤其那雪白性感的绷的紧紧的、两侧的肌肉不停的在收缩,好像很用力的在吞吮。 绝色熟美妇人这迷迷糊糊间似乎感觉到了小坏蛋大色狼动作的加快,喘声更沉,力度更大,他也要来了……迷迷糊糊的熟美妇人恍然惊醒,小坏蛋大色狼要爆发了……自己虽然四十出头了,可是花田依然肥沃,经过几番风雨的湿润灌溉,又让贼那丑陋的东西耕耘劳作,此时又正是,肥沃的花田要是被撒下种子便很可能扎根发芽,这……不可以让他射进去,不可以…… 林天龙这时候可不会想其他,他已经到了爆发的边缘,阵阵的快感在冲刺中产生,然后传达到大脑,会聚着这些日子积累的弹药,今天就要一泄千里,他得越加的卖力。 绝色熟美妇人这时候又惊又怕,身体剧烈的扭动,双手也开始用力推攘着林天龙结实的胸膛,身体挪动着要往后退,林天龙哪会给她退呢?只见林天龙双手死死的扳住她的不给她逃脱,的庞然大物依然有力的耕耘着。 绝色熟美夫人急都眼泪都渗了出来,“别、喔……别射、射到……到我里、里面啊……” 林天龙置若未闻,再用力的获取最后的快感,他此时心里真把美妇人当做表姨妈林素玫,因此战斗力也就分外强悍,直把美妇人送上四次,才一泄如注,不顾美妇人的哀求,把滚烫的灌入美妇人深处。 “求、求你……求你了……喔……” 绝色熟美妇人被林天龙冲撞得断断续续的声音赫然而止,她直感觉到林天龙最后一撞几乎把她撞穿,紧接着她再感觉到男人的那根东西在自己身体的底部微微跳动几下,接着就是一股股的生命热流喷到里,紧张害怕的她被林天龙射出的岩浆烫得浑身一颤,再一次了。 “啊……老公……对……不……起……唔!……”美妇人的已守不住,灼烫的卵精洒在大男孩的大蟒头上。 “哦……我……我也……来了!”天龙激烈的冷颤,趐麻的快感从会快速麻痹到蟒头,在内暴涨的一抖,熔浆似的淋满了美妇人的和。 “啊……”被烫得几乎熔化的美妇人激烈的叫出来。大男孩压在她身上抱起她,巨大的又在窄紧的甬道内突涨一圈。 “哦……”两人的身体一起抽搐,更多的射进去,美妇人紧紧的抱着大男孩的背不断娇喘。 “你的身体……真好……”天龙激动的抓抚着她的秀发和臀部,像一样抖了一下,把剩下的全数注入美妇人体内…… “喔……” 林天龙足足成十秒,才浑身泛力的趴倒在绝涩熟美妇人那温润滑腻的胸脯上,粗声大喘。这时候他的眼睛已经恢复了清澈,浑身也不再热得烫人。 绝色熟美妇人这时候欲哭无泪,失去清白的羞耻和对林天龙播到她体内的种子忧虑忡忡。她嘤嘤咛咛的抽泣着,愤怒的把林天龙身体推开,林天龙舒服完了当然不会再固定她,让她翻了身,林天龙坐到边上。 “小坏蛋大色狼,你毁我清白,我……我做鬼都不会放过你,呜……” 绝色熟美妇人不急着穿上衣服,而是蹲在草地伸手去挖着她那被林天龙肆虐得的红肿花园圣地,她只是把林天龙射到她里面的东西弄出来,可是她知道,男人作恶的东西太长太大,已经穿插到里面去了,在里面射的,想让那些随时能发芽的罪恶种子流出来是没多大可能了。 林天龙射得她里面满满的,她这么一挖,倒是有不少乳白色的胶状物流出她那肥美水润的花田,然后顺着大腿滑流而下,滴落在草地上,看到这么一副糜烂犯罪的画面,林天龙又开始蠢蠢欲动了,绝色美妇人依然在扣挖着,却没发现眼睛本已经清明的林天龙再一次微微泛赤,待她发现的时候林天龙已经挺着粗壮的庞然大物站在她身后了。 她颤声道,“你、你还想怎么样?” 她想了一个可怕的事实:自己依然是无力反抗的弱者! 林天龙略微沙哑的声音道,“我还想射多些给你!” “啊……我不要,哎哟……你……唔……呜……” 绝色熟美妇人还未来得及多挣扎,便被林天龙从粉背上一推,她慌急之下双手忙撑地,却没想到这样便露出了浑圆白嫩的,一副等待郎君从后入的姿势,她还未反应过来,林天龙已经挺身再一次占有了她肥美的身体。 天龙结实开始前后推送、深紧的股沟随着的进出而用力缩放,从他绷紧肌肉的感觉,就足以见得套住的力道相当紧实。 “不……不行……”美妇人痛苦的趴着头挣动。 “慢慢来……放松……很舒服的……”天龙一边揉着她的,一边缓抽深送。对女人颇有经验的他,知道要先解除美妇人抗拒的心防才能达到协调的快感,所以不是一上来就狂抽。 “哼……嗯嗯……哼……嗯……” 果然不一会儿,美妇人食髓知味,就被阵阵甘甜的撞击弄得无法抗拒,柔美的身子已渐渐能配合上天龙的节奏。 “很舒服吧!喜不喜欢呢?” 天龙把粉红的夹在指缝、手掌揉着雪白的,技巧的扭着进行活塞运动。 “哼……嗯……哼……嗯……”美妇人眼角还噙着泪、随天龙的撞击而规律的呻吟,当塞入时,还会自动抬起来迎合。 天龙见她已沉沦在美妙的快感中,当下更是使出浑身解数,让美妇人的充份享受前所未有过的塞拔撮揉,搞得她上气不接下气的直娇吟。 甬道内都是刚才残留的,使得润滑的效果比第一次更美妙,而且先前经过他大第一轮开发后,黏膜对磨擦的刺激变得更容易敏感,搞不清楚是残精还是水、一直从深处涌出来,弄得两人湿滑不堪。 “来!坐着干!” 天龙弯去抱起她坐在一个石头上,美妇人插着湿棒坐上天龙大腿、两腿夹着他的腰。 “哼嗯……”这种姿势让蟒头顶得更深,美妇人辛苦的抱着天龙的后颈呻吟。 “我们激烈点……”天龙搂着她的嫩背上上下下的动起来。 “哼哼……嗯嗯……”美妇人咬着唇不住的哀哼,天龙的脸正好比她的高度高一点,就低下头去啄起上下跳动的。 “唔……”美妇人辛苦的蹙紧双眉、身体向后仰弯,如此一来却更方便天龙吸咬,他扶着美妇人弯成性感弧度的细腰,用牙齿啮起娇嫩的乳粒左右拉扯。 “呜……”美妇人不但不反抗、反而还自虐的摆动,让被咬扯的更疼痛。 长长的根部被扯成细筋,但是咬得愈痛、被充塞的快感就愈激烈。 “呜……”身体再次被压倒在草地上,被弯成脸对的姿势,可怜的美妇人几乎无法喘息,努力的张着小嘴辛苦的呼吸。 “嘿嘿……真美的大腿和。”天龙抽出,略事休息,兴奋的抚摸着圆滑的。 “唔……”美妇人焦促的喘动,翻肿的唇缝间不时挤出白白的浓汁,天龙忍不住把手指湿烫得内。 “哼……”美妇人辛苦的闷吟,一圈浊浊的残精从手指周围涌出、一直流到她的肚子上。 “里面又烫又湿,好像火山一样!”天龙兴奋的叫着,“好阿姨!看我怎么玩你……” 他站起来转身一腿跨过美妇人,手握着那条还没完全硬起的半软,在美妇人嫩滑的和湿缝上来回磨擦。 “呜……”美妇人辛苦的哼吟。 天龙沾着涌出的滑汁尽情的磨擦翻肿的湿缝,不一会儿整条就被滋润得红红亮亮,而且变得又硬又粗,也透露出饱满的色泽。 “要了……嘿嘿” 天龙一手按住美妇人的,一手握着、将蟒头抵在红润的慢慢往下压入。 “哼嗯……”可怜的美妇人又开始颤抖哀吟,硕大叠头以略斜的角度被肥软多汁的黏膜吞入,天龙继续让整根都完全进入,而且开始推送。 “呜……嗯……呜……嗯……” 美妇人胸口被压郁得喘不过气而辛苦的呻吟,天龙这种姿势果然十分罕见而乱,味道有点类似某些动物黏着在交配一样,看得人心里头痒痒的,天龙的手抓着美妇人弯曲的脚掌,手指顺便抠起她的脚心。 “不……要……呜……求……求……你……” 美妇人张着嘴几乎呼吸不到空气,想激烈的扭动抗拒,偏偏身体弯成一团、腿被紧紧抓着根本逃脱不了。天龙愈插愈快,皱嫩的不断被卷入拉出,残留在甬道内的浊精混着蜜汁,被快速冲捣得变成细细的白泡,黏满周围和不断进出的湿棒。 “呜……”美妇人扭着不断哀鸣。 这种体位让磨擦的力道和位置都和以往不同,不过天龙这样站着,膝盖必须不断用力,不一会而也开始有些吃不消,他放慢速度满头大汗的喘气。 天龙松开美妇人的脚掌,美妇人两条腿立刻弹回来、弯曲的举在空中。 “嗯……嗯……”可以稍微较顺畅呼吸的美妇人拚命的吸气。 天龙突然整个人往前趴在草地上,形成往后弯曲倒,然后前后的动起,真的像狗黏着交配一样的干着美妇人。 “哼……哼……”美妇人手指扯着绿草不住的呻吟。 美妇人此时已经到了忘我的境界,里涌出大量的滑溜液,甚至将腿根内侧都染得光光亮的,充血的张开了,招引大男孩去攻击。 林天龙把的巨蟒对准张开的,斗志高昂叠头在女人流出的液润滑下,很顺利地就进入了女人的身体,他一小半就退出,再更多的一小半再退出,而每次退出的位置都恰好让蟒头的背部抵在女人两片的上结合部,碾磨那里的。他这种若即若离地奸,让女人无所适从,似要爬上温暖、充实的欢愉高台,却又在即将登顶的节骨眼上滑落了下来,如此反复,很是狼狈。 “啊…啊…啊……”美妇人发出既饥渴难耐,又张惶不安的叫声,仿佛是在欢乐和痛苦间被人推来搡去。 她的胴体开始颤抖,主动张开双股,已被大男孩捣得泥泞不堪,不住地颠起落下,承迎着大男孩的轻抽浅插,俊美的脸上那原本端庄的英气早已消失,代之以靡的媚艳,不争气地陶醉在不能自拔的乐中。 美妇人的芳心狂跳不已,嫩脸是羞一阵,热一阵。 林天龙像是要奖励他的女人一番,一下就把足有六寸长,如女人手腕粗的巨蟒从头尽根送进了女人的身体。 “太深了啊……”,被一阵蚀骨的强烈感受灌顶,美妇人禁不住叫了起来。 在她的性经验中,林天龙给她产生被贯穿的感觉最强烈,现在她又有了自己的被大男孩撞得直跳的感觉。她深知这种感受的魔力,又怕却又被它吸引,不能自拔。 她一双羊脂白玉般的修长粉腿团起来,紧紧勾住大男孩的腰部,闭着泪眼,嘴里“喔、喔”的叫着,上身着力挺起,凸献丰满的双乳。 林天龙熟悉她身体的反应,伸手抓住在女人胸前像两只不安的小白兔在跳动着的,把它们捏成各种形状,不时用指头将硬得像石子、无知地挺立在上乞求垂顾的粉红色,无情地镇压回温软的中。 “啊…好…喔…美……”美妇人发出媚惑的娇喊已经不由意识控制了,它的大脑已经处于被电击的麻痹状态,整个身心都酥化了。 林天龙用右手捉住美妇人一对娇小的足踝,将她白皙修长的美腿向前高高提起,使她的娇躯屈曲起来,劲道十足地耕耘着她两股间愈发诱人蹂躏、引人发狂的所在。他每次尽根深入,都用髋部重重地撞击女人凸出的圆润臀瓣,使女人留在桌面上的上半身向前弹出,让她的身心感受劲道十足的冲撞。同时,他还伸过左手展开美妇人娇小的右手,两人的手指相互穿叉,掌心对掌心,很温柔地摩擦着。美妇人酥得连抬起眼帘的力气都没有了,张着小嘴喘出体内燃烧着的官能热浪,左手下意识地放到自己不停跳动起来的上来回抚摸,那里似乎已不堪承受大男孩的粗长。 林天龙持续而激烈地攻击着女人承欢的身体,引发被的美妇人在忘情的欢叫声中不住地淌出泪水。 大男孩又开始了新的一轮暴风骤雨般的攻击,美妇人旋即酥化在感受的漩涡中,满足、惬意的神情爬满了她涨红的俏脸。作为少妇,她割舍不了,也抵御不了被蟒头撞击、滑溜的甬道被巨蟒贯穿、充血的受大男孩粗硬的刮刺,受大男孩晃荡的撞击,等等这些所形成的蚀骨感受和诱惑。 大男孩再次时,感到得救了的女人迅速稳妥下来,脸上出现被人怜惜的甜美神情,一双美目惬意地闭着,幸福地流淌着感激的泪水。 大男孩叠头在她燃烧着的口上旋转,以最强烈的官能刺激续写刚才就已经刻写在她脑髓体里的最彻底的臣服。美妇人感到像滑溜的球,在蟒头撞击中在体内跳来荡去,肉感的狂飙从被撞击处刮起,席卷她的整个身心,大脑被快感的电波鞭打着,都快麻痹了,肢体像一只在生物试验室里接受电击试验的青蛙,无意识地颤动起来。她拼命地摇头,浑圆的臀似要求得解脱似的,卖力地旋转着,剧烈的肢体动作使她浑身渗出汗水,肌肤上添了一层光泽,她张着嘴却发不出声音…… 这一次林天龙持续得很久,从温火细雨到狂暴肆虐,身下的绝色熟美妇人就仿佛飘零在的大海中的小舟,几番潮起潮落,风来雨去,已经忘记了这个姿势所带来的屈辱感了,剩下的只是本能的迎合和忘情的抵挡。 林天龙持久力十足,也只有她这样熟美的妇人才能勉强承受得起,她迷迷糊糊间感觉自己又要来,哀吟一声身体再一次绷紧抽搐,阵阵潮水从花田里涌喷而出,极度的快感让她差点晕了过去。 林天龙深在熟美妇人身体里的庞然大物几度被热潮袭击,再也无法忍住那份酸麻欲仙的快感,再一次在绝色熟美妇人的蓝田里喷射…… 被第一次,再射第二次,绝色熟美妇人已经不再挣扎了,反而任命的去享受那份生命的热流带给自己的快感,在林天龙喷射时她再一度了…… 两人事后无力的交叠在地上喘息,林天龙温情的抚摩着绝色美人白嫩滑腻的冰肌玉肤,感受着对方的温度。而绝色熟美妇人此时竟然有些享受林天龙这种温情的动作,一时间有些羞赧和自责。 好一会儿绝色熟美妇人才低声抽泣着推开林天龙。 而这时候绝色熟美妇人已经柔柔弱弱的穿回了衣裙,可是她的鬓发已经散乱,娇颜依然带泪痕,面色潮红未退,一副不堪风雨的样子,十分凄婉。 “杀千刀的小坏蛋大色狼,我、我要送你去公安局,我……呜……” 说着说着她嘤嘤凄凄的哭了起来,想来清白对她来说比什么都重要。可林天龙忽然的出现又狠心的夺走了她的清白。 公安局?林天龙倒不害怕…… 林天龙嘿嘿直笑,“送我去公安局?安我个什么罪名呢老婆?难道说我了你?那样的话估计谁都知道我们的事了喔!” 绝色熟美妇人一时气话而已,听到大片的人知道今天的事,她吓得脸色一片惨白,却是争辩道,“小坏蛋大色狼,我不是你的老婆你别乱叫。” “可是我们已经做了夫妻该做的事了喔,这样一来我不叫你老婆应该怎么称呼你呢?” 林天龙奸诈的套她的话。 突然,远处传来叫喊声和打斗声。 “混蛋……”绝色熟美妇人生怕被人发现丑事,“哼!小坏蛋大色狼,你会有报应的。” 绝色熟美妇人身体已经接受了林天龙,可传统的心依然无法原谅林天龙对她所做的事。 绝色熟美妇人扭头就走,她很想再大哭一场,可是她依然欲哭无泪了。 林天龙故意喊声道,“嗳,老婆等等我呀。” 只见原本走路就腿发软的绝色熟美妇人听林天龙辱了自己还想纠缠下去,顿时慌得提起长裙就走。 林天龙摇了摇头,眼看着美妇人倩影消失在视线内,他才循声奔去。 只见十多名黑衣人正围着妙音师太和如玉打斗,妙音师太和如玉母女已经岌岌可危,这个地方呼天天不灵,叫地地不应,正在生死危急关头,林天龙一声长啸飞身而至。 “砰砰”连响,数名黑衣人中掌跌出,唿哨一声,风紧扯乎。 妙音师太这一脉在炎都山观音院是代发修行,头上的帽子猛地被这巫师给撞掉,那一头如绸缎一般的秀发披散开来,顿时妙音师太秀发披肩,竟然别有一番风情,而妙音师太蛮腰转动硬是避开了黑衣人的一记重击,不过几缕秀发则是被那凌厉的拳风给刮过,缓缓的飘落在地上。 林天龙见到妙音师太莫名其妙的倒在地上不禁有些担忧仪冰仪琳几人万一赶过来的安危,于是连忙跑到了妙音师太的身边,一把将妙音师太的手抓住,精纯的电能气功进入到妙音师太的体内,林天龙惊异的发现在妙音师太的眉心,心口正有两股邪异的力量破坏妙音师太的身体,可是妙音师太体内的真元面对这种邪异的力量竟然是没有一点的反应,就像是那邪异的力量本就属于妙音师太自身,所以没有引起妙音师太本身真元的反应。 林天龙察觉到在妙音师太心口的邪异力量正慢慢的破坏妙音师太的心脉,林天龙没有想那么多,连忙将自己的电能气功能量输入到妙音师太的体内,并且牢牢的将妙音师太的心脉给守护起来。 心口传来的剧痛缓解了许多,妙音师太也清醒了过来,察觉到自己靠在林天龙的怀中,妙音师太不禁挣扎着要从林天龙的怀中起来,林天龙不着痕迹的让妙音师太靠在自己大腿之上,那只大手却是依然按在妙音师太的胸前,因为是按在妙音师太的心口,所以林天龙的手向上一点就是妙音师太那两座饱满的。 妙音师太看到林天龙的手按在自己的心口不禁一愣,如果不是知道林天龙这是在救自己的话,只怕妙音师太就一巴掌将林天龙给打一边去了。 林天龙见到妙音师太睁开双眼连忙道:“小伯母,你怎么样?” 妙音师太深吸一口气平复心境感受到心口传来的隐隐的痛意颤声道:“心口好痛,印堂就像是了一样。” 林天龙的目光落在小伯母的印堂,只见在妙音师太那晶莹的肌肤下竟然有一团诡异的黑气,那黑气就像是活物一样波动着,看上去很是恐怖。 妙音师太只感觉一种诡异的感觉自处升起,不同于前两次的无比的痛苦,那是一种无比销魂的快感,好像好像全身的精华都向着汇聚过去,连魂魄都飘飘然的。 “啊……” 妙音师太脸上泛起不正常的潮晕来,整个人在那里抽搐不已,口中发出让林天龙莫名其妙的呻吟声。 林天龙怎么看不出妙音师太那副神韵分明就是的时候女人独有的反应和表情,可是这妙音师太可是出家人,怎么可能会出现这种诡异的情况呢。 林天龙不知道妙音师太究竟是怎么回事,不过觉得这种情况自己还是回避一些好,所以林天龙站起身来准备出手将那阴笑不已的黑衣人给先干掉再说。 可是就在这个时候妙音师太一把拉住林天龙的手颤声道:“天龙,救我,快运功护住我的会。” 妙音师太在极度的从未经历过来的快感之中感受到了一种死亡的临近,终于再也顾不得所谓的脸面和羞耻,赶忙向林天龙求救。 林天龙不禁呆了一下,会是什么地方林天龙可是再清楚不过了,会下方不足三寸的地方就是女人家的最为隐秘的禁地桃源,如果说伸手如护住会的话,几乎就是用手将妙音师太的女人家的销魂之地给掌握在手中。 林天龙的手被妙音师太扯到双腿之间,但是林天龙却没有那个胆量去碰触,鬼知道等一会妙音师太会不会给自己一巴掌啊。 妙音师太感到自己的生命精华正源源不断的从泄出,那双腿之间已经成了一片沼泽湿漉漉的一片,虽然在极度的快感之中死去不会感到痛苦,但是妙音师太很不甘心就这么的死去,如果传扬出去的话,那自己可就成了别人的笑柄了,若是被人传扬成自己一介出家人,最后却是脱阴而死的话,岂不是要让观音院蒙羞。 见到林天龙发呆,妙音师太不禁对林天龙升起一丝好感来,拉着林天龙的手颤声道:“天龙,快救我,快……” 林天龙看到妙音师太的异样,咬咬牙将手按在了妙音师太的,隔着一层衣物,可是那层布料已经被妙音师太体内泄出的精华给打湿,林天龙的手贴上去的时候便已经发觉不禁怪异的看了妙音师太一眼。 一股电能气功暖暖的真元牢牢的将妙音师太的要害护住,那狂泻不已的精华在瞬间停止。 咔嚓一声,黑衣人手中的木偶冒出黑烟炸裂,而那施法的黑衣人也因为魔毒的反噬而身子晃动不已,最后七窍流血而亡。 一直护在那黑衣人边上的另外一名黑衣人见到自己的同伴死去不禁大喝一声,身形再次的变大向着林天龙扑了上来。 林天龙冷哼一声,另一只手掌电能气功对准了那黑衣人击出大喝一声道:“滚!”黑衣人轰然声中,像断线的风筝似的飞跌出去。 妙音师太脸上的红晕迅速被苍白所替代,生命精华大量流失,如果不是最后关头妙音师太终于做出了决定的话,只怕这时已经成了一具冰凉的香尸了。 感受到林天龙那火热的大手贴着自己圆润敏感的,妙音师太就感到一阵的不自然,深吸一口气微微的动了一子,感受到林天龙的大手微微的摩擦带来的酥麻的感觉,妙音师太颤声道:“天龙,刚才真是多谢你了。” 林天龙将手从妙音师太的双腿之间收回,手上却是晶莹一片,妙音师太见了不禁面色通红,要知道那可是从自己体内泄出的东西,如何不让妙音师太感到难堪。 林天龙仿佛没有察觉手上的晶莹一样,若无其事的道:“小伯母,这是怎么回事,刚才那黑衣人是在施法吗?” 妙音师太深吸一口气道:“刚才我一时大意被那黑衣人施展了三针索命的巫术,如果不是天龙你以电能气功护住我的的话,只怕这时已经泄尽了全身的精华而死。不过多行不义必自毙,那黑衣人施法失败,结果被法术反噬,当场身亡。” 林天龙总算是明白究竟是怎么一回事了,不禁暗自诧异和好奇,没想到黑巫术之中竟然还有这么荡,而又邪恶的法术,根本就是让女人脱阴,男人脱阳而死,在极乐之中死去,不知道对于死在三针索命这种巫术上的人来说是幸事还是恶事呢。 想到自己刚才抓起来的那名黑衣人,林天龙不由的升起要将三针索命学会的念头来,就算是不能够掌握其精华,可是只要能学一点皮毛,到时候看谁不顺眼,三两天就让其脱阳或者脱阴一次,保证是折磨人的一种好方法。 如果让妙音师太知道一脸肃然面露憎恶神情的林天龙心中想些什么的话,只怕对林天龙所升起的好感会被厌恶所替代并且会狠狠的给林天龙一巴掌将林天龙给打醒。 双股之间传来湿漉漉的感觉,并且有一股异样的味道从身上散发开来,妙音师太不禁浑身的不自在,加上方才精华狂泻,整个人全身无力,身子里似乎空荡荡的,那种极乐之后的空虚感让妙音师太感到十分的不舒服。 林天龙自然闻到了妙音师太身上所传来的的味道,夹杂在妙音师太身上那佛家檀木香的气息,使得林天龙有一种奇异的感受,深吸一口气,仿佛能够让人陶醉其中。 似乎察觉到了林天龙的举动,妙音师太不禁心中一颤,脸上火烧火燎的,不禁低下头去不敢去看林天龙或者说是不敢让林天龙看到自己面红耳赤的情形。 “小伯母,我去看看黑衣人有没有生擒活捉的,审问一下是何来历?”林天龙也不想小伯母妙音师太太过难堪,让她坐在原地休息,他起身巡视四周,除了那个丧命的黑衣人之外,都已逃之夭夭。 等到林天龙再一次回来,如玉姐姐已经和妙音师太相拥在一处了,母女俩筋疲力尽动弹不得。他这才有机会好整以暇仔细端详小伯母和堂姐母女俩,大小两个美女容貌十分相似,一个脸形圆润柔和,光洁明亮,一副妇人的容颜,另一个俏丽白嫩,红润娇媚,俨然一朵娇艳可人的水仙。 而身材却是一个丰满些一个苗条些,相对来说妙音师太比她女儿如玉姐姐更具魅力,这是一种成人所散发出来的魅力,不是青涩的小姑娘所能比拟的,只见妙音师太酥胸圆耸高涨,把那僧袍撑起一个优美的弧度,而中间却是微微皱陷,轮廓分明,盈盈一握的腰上腰带轻束,那僧袍下摆遮掩了那双修长的美腿,却无法遮掩她那高挑的身材。 而如玉姐姐如花似玉青春妙龄,可是在母亲妙音师太面前还是显得青涩了些,但依然无限迷人,那匀称的身姿,正是玉体横陈,发育良好的玉女峰微微隆起,纤纤小腰布带紧束,更显得苗条,最迷人的就是那少女的肌肤,晶莹白皙,却又不失红润,犹如个玉人儿,那双不安分的长腿交叠在一起,一袭白色僧袍显得婀娜而诱惑,让这朵还显青涩的水仙绽放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标签:
Top